您當前所在:首頁 > 文章集錦 > 記者文萃
記者文萃

民辦高校將迎來變法后的春天

發布日期:2017-01-09 11:33:49 作者:儲召生[]

  “選擇營利性,還是非營利性?”對全國16萬所民辦學校舉辦者來說,隨著9月1日的日益臨近,新修訂的民辦教育促進法將正式實施,這道選擇題將決定著學校的不同走向。

  這也將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民辦教育的最大變局。在中國教育發展戰略學會民辦教育專業委員會理事長李孝軒看來,國家政策的變革、千億資本的涌入、云課堂大數據等技術的運用,將加速整個民辦教育行業的重新洗牌。

  是機遇還是挑戰?日前在云南工商學院召開的首屆民辦教育發展戰略論壇上,教育專家和資本、法律界人士的判斷卻大相徑庭。

  廈門大學副校長鄔大光從不諱言對民辦教育“兩分法”有不同看法,他甚至一度認為這個政策是個“早產兒”,擔心法律上的“兩分法”在實踐中會變成“一分法”。盡管近10年來沒怎么接觸民辦教育,連李孝軒等少壯派民辦教育舉辦者都不熟悉,但他認為一些基本特征并沒有改變:比如投資辦學,比如滾動發展。

  盡管如此,鄔大光認為不管選擇營利性還是非營利性,這只是學校經營方式的不同,不應該是辦學方式的差異。不管是民辦高校,還是公辦高校,辦出一流水平都需要足夠的投入和一定的時間。“好大學都是拿錢堆出來的。”

  民辦學校選擇非營利性,便意味著舉辦者“活著不分錢,死后不分財”。浙江大學民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吳華認為,90%以上的民辦教育舉辦者不會認可這種方式,在教育情懷之外,他們還是想賺點錢的。對于選擇營利性的學校,吳華認為轉設成本、稅收、人工成本等,將大大增加學校的運營成本。

  吳華認為此次修法是用“國際慣例”取代“中國特色”。對于上述的種種不利因素,吳華寄希望于地方出臺實施細則時能充分考慮到民辦教育的實際。比如目前各省對民辦學校的收費政策,有自主定價、最高限價、一校一策三種形式,對民辦學校的影響有比較大差別。營利性學校的校名和公章上要注明“有限公司”,對普通百姓來說也有個逐步認可的問題。

  和教育專家們不同,幾何投資合伙人錢鵬飛更看好“兩分法”后的民辦教育。錢鵬飛此前擔任九鼎投資集團董事總經理,曾考察過多所民辦大學,但最后只投了高思教育,一家從事中小學課后輔導的公司。錢鵬飛說,資本關注的是投資回報,關心的是什么時間進入、什么時間退出。相比于“合理回報”,選擇了營利性學校,相關政策會更加明朗,資本操作也會更加規范安全。

  對于新法剛剛頒布后的“哀鴻遍野”,在云南凌云律師事務所執行主任李春光看來,這要么是民辦教育舉辦者過于矯情,要么是一些人在杞人憂天。對于一些人還想穿新鞋走老路,李春光認為,新法的正式實施,國家必將加大監管力度,過去民辦學校舉辦者采用VIE架構將資金合法轉移的贏利模式將不復存在。

  選擇營利性,土地、稅收、資金等會成為民辦學校發展的攔路虎嗎?李春光并不認同,相反他認為營利性民辦學校才有可能突破資金的瓶頸,可以“活著安心分錢,死了安心分財”。隨著9月1日的日益臨近,民辦教育舉辦者會做出何種選擇?

  其實2002年民辦教育促進法剛剛出臺時,社會上“是”或“非”兩種觀點的對立和激烈程度,一點不亞于現在。結果是,民辦學校的數量從2002年的6萬所增加到2015年底的16萬所。

  據此可以推見,民辦高校發展的春天將勢不可擋,行業的洗牌或將引發從量變到質變的飛躍。讓我們靜觀其變、樂觀其成。

聯系我們
Copyright © 2002-2014 CEPA. All Rights Reserved. 中國教育報刊社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71141號-3
澳洲幸运5全天免费计划